不辛

话和画和前进 / all for saving

有一些,愧疚?

原来都过去了六年,时间太好混了

越来越被桎梏地认为,长篇的话语用手机打字出来只有在晚上的聊天框才更为合情合理一些,可能是因为,已经开始厌恶手机屏幕了吧——毕竟头痛和视力下降是确实存在的;

但是又不甘心,偶尔就又挣扎似的发出去一些不经整理的只言片语,渴望有人听着,我好像还算是个不赖的倾听者,我也好想找一个这样的;

can u hear my call?

世人不同 有不同悲欢 不同嗔喜
真是万万不同 万万不同
不拿自己度量别人
说得轻巧 做起来太难
毕竟这是把量衡彼方与我的长尺
人 怕不是大半辈子都在找寻位置

……
面对你时,我常常像诗人。

因为今天很多事情用要用邮件,电脑上的页面就久久地停在邮箱那,这一不小心,又看到了发给Hamburg的邮件们。

昨天还说很久没有给谁写过小作文了,倒是给这位先生倾诉过不少衷肠;回头再看的时候也能发觉稍用心的痕迹,至少那些字句在此刻读来还不至于味同嚼蜡之类的。

看来只是感动了自己了,为何做这些无用功呢。

一晚上就像要重新上学了一样hhh
在写读书计划的时候 好好地看着那些课程大纲 顺便还抄送了一个清单 关于到那去之后要做的事
是真的充满兴奋的啊!希望一切都顺利呢!

忍住,是为了学习而去的,不要太现实好不好!

一到这边居然就又是霾
收拾完东西很累去睡觉
醒过来的时候恍惚了一下 自己在哪
还以为还在家里呢 倒是真的要开学啦

温柔的晚风 轻轻地吹过 城市的灯火
今夜的晚风 你要去哪里 请告诉我